知我春秋
我看见乌云。
 

我……一条咸鱼,再不写点什么就是一条废鱼了。

《【TSN/ME】夏日故事(人鱼au)(补完)》

*结局是一开始就想好的
*ooc是我的锅
*诸君,请冷静,各种方面。

我曾到过很多地方,大多都是景色匆匆,浮光掠影罢了。但是总有一些特别的故事,就像是在深蓝天幕上闪烁的星星,它是如此的特别,如此的引人注目,或许它遥不可及,可是却让无数的人沉溺于它的魅力之中。
那是一个西欧的小镇,镇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极其普通的城镇。如果非要说一点特别之处的话,就是它距离西欧境内一个非常有名的城市不远,这也是我能抵达小镇的原因。
我恰好游至此地,带着一点自己不可说明的忧郁情绪,离开了繁华热闹的城市,来到镇子里打算住两天,放松心情。租住的地方是一非常安静的小别墅,与我同住的还有一对来自英国的老夫妇和别墅的主人——一个...

《一个场景》


*就是脑子里突然出现的场景

东瀛的雪和苗疆的雪也没什么大的差别。
绵密细软的白雪覆盖了这座小庭院的每一处角落,枯山水的庭院忽然就没有了禅意,又多了一点禅意。
屋檐下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在空旷的庭院里悠远回荡。
神蛊温皇围着温暖的火炉坐着,透过木质的拉门去欣赏外面的雪景。
东瀛的雪和苗疆的雪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这是他第一想到的事情。
或许还是有区别的,温皇想,苗疆的雪可没这么温柔。
苗疆的雪一下起来就是轰轰烈烈的,雪花夹杂着冰渣飘飘扬扬地从天上落下来,用不了多久的功夫,高山,河流,就都变成了白色,举目四望,都是一片白。
神蛊峰也逃不开着铺天盖地的白,凤蝶刚来的时候,对于下雪总是喜欢又担忧。
她喜欢下雪天的...

小梅枝上东君信:

在办公室泪奔也是够丢人了(;へ:)
来自一个时隐时现的无良作者
嗯千言万语都是一句话
谢谢你们❤

笙歌慢:

哇这个小人除了脸和我长得不一样其他就是活脱脱的我啊

感谢的话说多少次都不嫌多

所以还是,谢谢大家

谢谢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三观正确,没必要害怕。轻视罪恶的人终将受扼于罪恶,挺姑娘。

焚雪映归途:

怕被喷,写这里吧。

微博刷到一个树洞贴:楼主是男生,被假期来自己家住的熟人同性朋友下药强 暴。然后对方表示其实真心喜欢楼主,“至少是现在”。楼主写帖子时感觉语气比较暴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人日常说话语气就是这样,纯疑惑没有恶意……)看起来挺纠结的,现在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弯了。

假设这帖是真的,为什么那么多跟帖都在哈哈哈???

为什么还会有人鼓励楼主和那个强 暴他的男生“在一起”?

这种行为和劝说被男性QJ的女性与罪犯结婚,理由是“他是因为喜欢你才这么做”本质上有区别吗?

未经对方同意强行发生关系就是QJ犯罪,这个道理最近...

《FREAK》

※再见,我的2016。

这是一个普通的秋天的下午,天空是一贯的灰蒙蒙。树叶打着卷从树枝上掉下来,落在地上。
  F先生穿着整洁的酒红色条纹格西服,三件套,纽扣孔里别着一枝盛放的金黄色的雏菊。
  他如此精心打扮,彷佛要去参加一场精致奢华的晚宴,而且将会是在音乐响起时第一个托起美丽女士的手,翩翩起舞的绅士。
  只可惜没有什么晚宴,只有一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餐厅。
  暖黄色的灯光透过餐厅的玻璃门照射出来,F先生站在      门外,弯起嘴角,挺直脊背,撞进那一团灯光里。
  要绅士,要镇定,要微笑。F先...

补完hp迷上了GGAD只是没想到这个官配这么冷……

《【仲孟】暮晚吟》


*私设,方方土在离开天枢之后带着部下投靠天权,执明成为共主。

*感情属于他们彼此,ooc属于我。

傍晚的时候,天空聚集起了大片的乌云。

孟章站在窗边,看着乌云翻滚咆哮,来势汹汹,不一会儿便压在了眼前。

风猛烈的刮起来,窗外还未开的花树被吹的已经凋零。

孟章猛然闭上了眼睛,他听见风雨的声音,侍从混乱的脚步声,乃至于更远的马蹄声,学子的朗诵声,叫卖声,来不及躲雨的商贩的骂声……

仲堃仪进来时,就看见这幅画面。

他的王上站在窗口,嘴角微微扬起来,似乎在听什么有趣的事情。

仲堃仪有些意外,他还未见过这样的孟章。天枢的王总是一本正经且不苟言笑,他在忧虑,世族亦或是百姓。

年少继位,空有...

《新鬼》

——你在等什么人么?

——什么人?

——就是很重要的人,恩,大约就是牵挂的人吧。

——牵挂的人?没有,这世界上我从来都是孤家寡人。之前大约有一个对我很好的长辈,不过他先我一步走了。

——恩,那你就去排队领汤吧,你这样好的人孟婆大约会多给你盛一点的。

——多谢。

面前的青年对着鬼使深深鞠了一躬,接着头也不回的向桥上走去。

鬼使看着他的身影走远,有些郁卒。

——你不觉得他看起来很悲伤很孤独么?

——为王者哪个不孤独呢?

——王?他居然是王!我以为他只是哪家的小公子呢。

——唔,我看看,孟章,天枢王。年少继位,空有雄心,奈何为世家牵制,终不得大业。人间评,善忍者,然时不待。...

立个flag……补完白衣组的戏份就写齐蹇……感觉齐蹇好冷啊,大家都站蹇齐的说……我现在看到19集了……

《【温赤】悬壶轻倾,障面沉陈(百粉点梗文,补完)》

感情是他们的,ooc都是我的。

01

这个小镇也如中原其他平凡的小镇一样并没有什么有特色的地方。街道是青石板铺就的,在经常下雨的季节里透出被雨水泅湿的深沉的痕迹来。远处的山峰终年被萦绕的白雾遮住形貌,半遮半掩的,不肯露出真实的样子。山顶上据说有一座精巧凶险的机关楼,巍巍百尺,直抵星汉。在居民平凡的生活中,这一座山和这一幢机关楼似乎就是最不平凡的东西。他们无数次的谈论起,又无数次的闭口不言。

山上的白雾是苗疆最好的巫蛊师释放的蛊毒,机关楼里有中原最好的杀手,他们在暗夜潜行,在黎明到来之际为雇主带去要杀之人的头颅。

讲述的人哆哆嗦嗦,明确的表示出害怕的情绪,但是说出的话语中又带着明显的炫耀...

《亲爱的作者们,我们来谈谈标点》

来自中世界:

译名的姓名分隔用“·”,中文输入法之下按1左边那个键就能打出来,请不要在姓名之间加奇怪的东西。



中文的省略号是“……”,中文输入法中通常是shift+6,请不要n个句号来当省略号用。表示整段省略的时候可以连用两个省略号“…………”



英文原文的姓名之间不要加点,空格就好。



冒号的范围直到下一个句号为止。句子内部一般不宜套用冒号,需要套用的话可以分段。



写对话一般三种形式:



  • XXX说:“对话。”


  • “对话。”XXX说。(描写在句子后面的时...

《百粉点梗》

今天开lof发现100粉了(⊙o⊙)真的很惊讶…然后听说有百粉点梗的传统(?)恩……就点…吧
霹雳金光双修…我之前有写过的cp都可以点
然后大概还有魔道的双道长(站宋晓不过清水无差晓宋也可以)
基三的策藏
……
没有了…
我会挑有灵感的来写(真的会有人点么)
完毕
占tag真的很抱歉

《【龙剑】语文素养提升大家谈》


*龙剑群活动

*语文老师龙x伪文具店老板 真算命先生剑

*没驾驶证,不开车

*ooc慎

虽然已接近晚夏,但天气依旧闷热。太阳远远的缀在铅灰色的天空上,雾霾和高热让眼前的景物显示出一种诡异的扭曲感。知了爬在窗外的树上挣扎着叫一两声,似乎也被高温折磨的没了脾气。

头顶的风扇“嗡嗡”地转着,学生们昏昏欲睡,只是用意志力勉强维持。

讲台上的教师依旧穿着硬括的深紫色衬衫,扣子打开到第二颗,露出形状姣好的锁骨。修长的手指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偶尔转过身来,用他那鎏金一般的眸子扫视讲台下。

实话说,在这样好看的男老师的课堂上,女孩子一般都是很积极的。可是高温消磨了她们的斗志。龙宿将手中的课...

《【温赤】梦觉(又一篇)》

*温/任一人设定
*ooc有
*时间线在外一篇之后

还珠楼的侍卫来向他们名义上的楼主禀报俏如来来访的消息时,很不意外的被告知楼主待在神蛊峰上,并没有在还珠楼中。

侍卫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挪动步伐,掉头向楼后的小树林中走去。这个时间点,凤蝶总会在小树林里陪着剑无极练习剑法。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总感觉被秀了一脸恩爱呢。

神蛊温皇找到赤羽信之介的时候,赤羽正窝在他曾经百般嫌弃的躺椅上,神色安闲的看书。在神蛊峰的赤羽,颇为悠闲。他未束发冠,艳红的发只用一条明黄的发绳松松的绑起来,这发绳还是温皇落在床榻上的,赤羽拾起来,顺手就用来绑自己的头发。只是因着躺卧的姿势,本就松散的发绳更是岌岌可...

想写苍俏,民国美人鱼梗按着杏默的那个设定来写……然而……

《【温赤】梦觉(外一篇)》

赤羽的病一直断断续续的养了两月有余,其实养伤到五月底的时候,赤羽已经觉得可以重新工作了,但是伊织很坚持,赤羽这一次伤到了根本,一定要好好的调养。

温皇站在天宫伊织的身后不住的点头,赤羽一口气噎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温皇无视赤羽的眼神,依旧尽职尽责的扮演一个完美医者。

大概又过了七八天左右,温皇前来辞行。还珠楼有太多事情堆积,有些情报,凤蝶不能独自决定,只能把在东瀛躲懒的温皇叫回去。

赤羽对于离别到没有多大的感觉,温皇告诉他的时候,他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温皇也没有再说什么,这两个人,默契的令人害怕,他们总是对于离别不甚在意,就好像永远知道会有再次相见的一天。

一个月后温皇...

《【温赤】梦觉(四)(完)》

07
温皇在赤羽房中一直待到掌灯的时候,侍女进来点烛火的时,被这位沉默的客人吓了一大跳。温皇摆手示意无妨,侍女才惊恐的退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天宫伊织又过来了,她开口便问:“如何?”
这一次温皇点了点头。
伊织如获大赦,表情终于不再严肃疲惫,连带着对着温皇的敌意都少了很多。温皇却没有多少安心的样子,这一次对于赤羽,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赤羽伤势本就极其严重,纵然他蛊毒天下无双,可之前伤势引起的连锁反应他却无能为力。
这时候,温皇有一点怀念他那爱财如命的医友了。可是他的医友早已经去了仙山,念叨也没有用。
伊织没有管面色变幻无常的神蛊温皇,她坐到赤羽塌下,伸手握住了赤羽惨白无力的手。她的头微微低垂着,樱色的发丝...

《【温赤】梦觉(三)》

05
送拜帖的时候,温皇看着雪白的纸张难得不知如何下笔,墨色顺着笔尖滴落在纸面上,晕开一片污渍。
有些情绪在他的心中酝酿,打扰他的神智,填满他的心房。温皇从没有过这样奇特的感觉,但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甚至,他还隐约有些喜欢这感觉。
侍卫禀报有军师大人的故人来访时,天宫伊织正在赤羽的房中。
她正在和紫低声的商量着什么,眉间一片化不开的忧虑。
“是谁?”伊织低声问侍卫
“不知道……来人并没有说他自己的名字只是说是军师大人的故人,来赴军师当日的东瀛之约。”
“赴约?”一个名字隐约的浮现在伊织脑海里,旁边的紫已经等不及了,她急忙开口问道:“那人是不是一身蓝色衣衫,带着一把羽毛扇,装模作样的?”
“回禀紫大人,是。”
“...

已经够了……这种背叛和欺诈

《【温赤】梦觉(二)》

03

到了最后,剑无极也没有给温皇一个确切的答案。入梦的那头鹿和那位故人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温皇不懂。

剑无极有些揶揄地说:“老丈人,你是不是梦到什么不能说的东西了?说出来让我和蝶蝶高兴高兴啊。”

温皇不动声色,凤蝶上去踢了剑无极一脚,督促他继续练剑。

再一次的梦境不出意外。

又是那个庭院,朱栏碧水,落央纷纷。

庭院当中依然是那个故人,是敌?是友?还是……不愿承认的……

宿敌啊,当真是个极好的称谓。

那院子里的樱花好像已经开败了,零零散散的在泥土里,满是尘埃。

温皇叹息了一声,他是真的喜欢这些樱花,开起来轰轰烈烈的,特别的衬这位轰轰烈烈的故人。

他抬起头,去看赤羽。赤羽信之...

…………→_→

《【龙剑】旦暮(六)》

旦暮

龙剑/人间风月事三十题(题主:哟大喜、团二子)

第六章

时花撩梦长&小阁曝香衣

到最后那一盏素白的花灯还是落入了剑子手中。

剑子将这盏花灯挂在道观青黛瓦片叠盖的屋檐下,风吹的它一荡一荡的。剑子仙迹负手站在檐下,看着灯笼出了神。

他总还是记得,豁然之境里也有一盏白灯笼。很朴素,竹笾白纸,摇摇晃晃的挂在那木头搭的凉亭上,每一次疏楼龙宿来总是要说上一说。

无非是什么,寒酸小气的剑子大仙。

剑子也反嘲两句,华丽无双的龙神大人。

仔细想来,这些话他们说了上千年,居然也没有感到烦腻,十足的不可思议。

风穿山越谷的吹过来,吹的剑子身上的白衣猎猎作响。

剑子伸出手指轻轻的碰...

《【温赤】梦觉(一)》

* 温皇做梦梗

 * ooc有,战甲菌丝有,幼小菌丝有……

 * 继续跪求一个好名字!!!


01

任飘渺第一次看见那头鹿的时候,是在一个墓园当中。

其实那根本不能叫做墓园。

树木在小道两旁繁盛的生长着,樱花簌簌的落在泥土的道路上,落在那头鹿的身上。

那鹿抖了抖头,晃晃了身子,细小的樱花花瓣就这样掉下来了。只有一朵,颤巍巍的不肯跌下来,卡在它的鹿角上,滑稽可笑。它毫不在意,悠闲的散着步,直到他看到了这个银发紫瞳的闯入者。

它毫不畏惧,湿漉漉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任飘渺,黝黑安详。任飘渺的杀气瞬间消散无踪。

莫名的慈悲感...

温皇的一个,两个,三个……好多个梦!
你的梦里有谁呢?
有我爱的人。

《【羽慕】【架空二十一题】》

【架空二十一题】 

* 龙剑插花

  
1.校园 
羽人非獍第一次因为脚踝扭伤去医务室的时候,就对年轻貌美却总叫自己“老人家”的慕少艾感兴趣了,只是他一贯面瘫,慕医生居然没看出来。
许多年后,慕少艾还是说:“是我先看上羽仔的哦。”
羽人非獍对此不置可否。
2.幼稚园
阿九少爷要上幼稚园了,慕少艾表示很头疼阿九的接送问题。
朱痕下个月就要去国外工作了,不能继续帮忙照顾阿九了,慕少艾都急得上火了。
羽人非獍表示,他可以帮忙接送阿九。
“羽仔,你是说真的?”
“嗯。“羽人非獍紧皱着眉头回答。
“^……”
这直接导致日后阿九被别人追着问那个经常皱着眉来接你的英俊男人是不是...

《【龙剑】旦暮(五)》

旦暮

龙剑/人间风月事三十题(题主:哟大喜、团二子)
第五章
浪子厌香粉&艳骨受檀郎
剑子收到儒门天下那张华丽无双的请帖时,心内是好笑的。
疏楼龙宿对于华丽的执着,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历经几世的轮回,依旧没有改变。
记忆中疏狂不羁的字迹,在淡紫烫金的请帖上肆意张扬,一如故时。
初七花灯节,愿邀好友同往。
剑子突然又想起之前的龙宿了。
只不过是被慕少艾拜托照顾阿九小少爷,小孩子玩心强,缠着要剑子讲凡尘的事情。
“凡间有没有麦芽糖呢?剑子叔叔,你成仙之前是什么样子?凡间的小孩子长的是不是和我不一样啊?”
剑子恍恍惚惚的想,我哪里记得凡间什么样子,我成仙太久了啊。
久到早已忘却了那缤纷多彩的十丈软红尘,忘记了那秀丽的山...

《【杏默】青玉案(下)》

*部分原剧口白

*鸿儿才不苦逼呢

*画风……ooc


08

  “杏花,杏花?”默苍离的声音传来,打断杏花君的发呆“你在想什么?”

  “苍离啊,我想到我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了。现在想想,你当时不会是想要杀我吧?!那么用力的拍起一个浪涛,要不是我身子结实就要被你拍死了。”

  “嗯。”

  “‘嗯’是什么意思?!好你个默仔苍离你是诚心要气死我是不是?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的跟你算一算这个账!从你我相识之后,我包你吃,包你穿,包你看病,包你住宿……”

   “你我...

任总这样又帅出新高度搞得我很想写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知乎体么……可是我杏默还没有写完……麒麟臂要控制不住了!!!

《【杏默】青玉案(中)(补完)》

美人鱼+民国乱炖梗
05

杏花君从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捡到一条鲛人。

那是民国四年,一月的时候就有风声传出日本政府向袁世凯递交了“二十一条”,民众为之震惊。

到了五月,袁世凯正式接受“二十一条”,人民哗然,各种运动随之而起。

连一向不怎么过问时事的幽冥君在听闻这个消息后,也罕见的沉默了一会。

五月底的时候,幽冥君迎来了一位客人。他与那人闭门谈了快一个时辰,那人走后幽冥君吩咐杏花君收拾东西与他一起去一个沿海的小镇子出诊。

那一年,他二十四岁,跟随幽冥君学医掐头去尾刚刚好十年。幽冥君是盛名在外的杏林妙手,各地前来请诊的有不少人,但是他顾念妻女很少出门看诊。

杏花君心内奇怪,幽冥君只说是...

《【杏默】青玉案(上)》

01

 

今天,天黑的格外早。早晨起来的时候,天空就阴沉沉的,杏花君有预感,今天会下一场雪。果不其然,中午时分天空开始飘雪花。一开始是很大的雪花,几片黏连在一起夹在北地的寒风中,劈头盖脸的往行人身上砸。没过多久,地面上就已经被白雪厚厚的覆盖了一层。等到傍晚,雪下的小了些,从天空飘落下来的已经不能算作雪花了,只是一些细小的颗粒。

杏花君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使他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跟随师父来到北方时的情景了,杏花君是地道的南方人,长到十四岁的时候拜了幽冥君为师学习医术,三年后跟随幽冥君来到雁羽城。十七岁的他第一次见到下雪,雪停后双脚踩在雪地上的感觉让他十分的惊奇与喜爱...

《【觞渊】学院风三十题》

【学院风三十题】

1 春季入学式

开学的时候,人很多,很杂乱。但是飞渊一眼就看到了北冥觞。顶着一头蓝色乱毛的杀马特男子啊,真是吸引人的所在。虽然他脸长的还不错。

北冥觞也早早被飞渊吸引了眼球,顶着一头杀马特造型的粉色系女子啊,你成功引起了本太子的注意。嗯,脸也长得不错,就是有一点点的婴儿肥。

2 第一次打招呼

姑娘,你好,我是北冥觞。

阿觞啊,麦那么拘谨,叫我飞渊就好了~

3 成为并排邻桌

你,北冥觞同学,嗯,就坐在飞渊同学和常欣同学的旁边吧。

阿觞,我们现在是邻桌了~

4 成为前后邻桌

已经是并排邻桌了还要什么前后邻桌╮(╯-╰)╭鱼太子表...

《【吞雪】我执(补完)》

我执

*cp吞雪

*吞佛/封禅一人设定

*没有文风,,没有剧情。

*写这篇完全是作者自己执念的问题……
*ooc是一定的……

这可真是奇怪,他想。

他抬头去找那双眼,暗沉沉的金色。酒吧的灯光晦暗不明,他竟然还能准确找到那双眼。甚至,他可以看见那双暗沉沉的金色瞳孔镶着一圈暗红色的边。

他看着那双眼,突然想到了封禅。

一剑封禅的眼睛也有一圈暗红色,但瞳孔却是全黑的。

怎么会是一个人呢?他有些想笑了。明明就是俩个人,俩个完全不同的人。

嗯,或许是喝醉了,他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穿过人群走过去,灵魂却在原地停滞。

“你叫什么?”他问。

那人轻笑一声,“吞佛童子。”

晕过去前,他想...

《【苍俏】历历万乡》

*历历万乡

*苍俏

*现代AU

*狗血的谈恋爱

*肉……汤(?)

夕阳透过泛黄的树叶稀稀落落的洒下来,有气无力的落在凹凸不平的青石路上,暮暮老矣。

有人从小巷的深处走来,光影在他的身上变换,为他深紫色的,微微卷曲的发覆上一层金色。他似乎很累了,步伐阑珊,摇摇晃晃。没走几步,他就放弃般的倚着墙根坐下了。

他背靠着墙壁,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就那么随意散漫的搁着,他闭上了眼,仰着头任由夕阳微弱的光洒在脸上,真的是累惨了的模样。

俏如来路过的时候被这个男人吸引了眼神,勾引了心神。他有些不自主的走过去,缓慢的蹲下去看那男人的脸。

那人好像有感应般的,在俏如来凑过去的瞬间睁开了眼——一双湛蓝...

《【剑冰】重逢》

重逢


*剑冰


*人物ooc有


*这大概是一个关于等待和重逢的故事,作者脑洞很大,但抵不过文笔渣……


冰无漪对于他和剑布衣的相遇,永远只有一句话—两个人的相遇若不是故事,就是事故,而我和剑布衣当时的相遇,就是一场完美的……


剑布衣总会在此时心有灵犀的接口—事故。


剑布衣在接话这方面似乎天赋异禀,尤其是对冰无漪。无论此时他在做什么,他都能极快的接上话,仿佛本应如此,仿佛他们相爱多年,仿佛他们灵魂相依,早已知晓对方的一切。


但剑布衣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认知。纵使他和冰无漪如此的契合,床上亦或是生活。


灵与肉的契合并不能打消他的恐惧—他对冰无漪一无所知。...

你该装出点恰到好处的倦怠,来一场心满意足的艳遇。


                                              ...

《【日月】归去来兮》

归去来兮


*日月


*由于作者智商原因只谈情,不烧脑。


*摸鱼产物,快考试的时候最适合摸鱼了XD


*糖


素还真是被歌声唤醒的。有人在一遍一遍的唱: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人死一去何时归。


他想,这可真是不吉利。


他慢慢的睁开眼,碧水洗过的天空上,日光正好。


刺眼。


素还真低声嘟囔着,复又将眼睛闭上了。


他实在是太累了,迫切的需要休息一下。


阳光照着他的眼皮,闭上眼似乎也能看到血管中血液流动的景象。


满目的红,就像被战火燃烧的苦境。


苦境,唉。


素还真叹了一口气,不得不再度睁开眼,慢...

《【苍俏】The rose》

苍越孤鸣突然想到那间出租房。彼时,他们还都是穷学生,住着一间狭小的房间,却好像有数不尽的快乐。


那房子,实在算不得太好。暑夏的时候,房间里闷热无比。每一次,他和俏如来推开房门,都会被迎面扑来的热浪闷到喘不过气来。俏如来总是在他开门的一瞬间机智的躲到他身后,然后抓着他的衣角偷偷的笑。


等到热气散的差不多,他们一起走进这间房里。他们总想着并肩走,可是那门实在是太小了,太小了。小到根本容不下俩个大男人并肩走过。苍越孤鸣现在想起来,还是不住的笑。当时年少,总觉得什么都能到永远。但是,什么都是不能永远的。


他笑起来的时候,微微眯着那双苍蓝的眼,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低沉的嗓音缓缓流淌出来...

《【龙剑】旦暮(四)》

旦暮


龙剑/人间风月事三十题(题主:哟大喜、团二子)


第四章


游走郁金堂&懒栖玳瑁梁


“剑子,吾与汝是否见过?”龙宿问的认真。剑子去看他的眼,阳光透过那把古松爬进他的眼眸,琥珀金的瞳孔凝成一线。


杀意,龙宿动了杀意。


多熟悉,就是如斯杀意,如斯表情,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剑子仙迹,吾与汝逃不过生死的纠缠。


“哈,龙宿这话问的好不糊涂。我们当然见过,刚刚在山下我们还一起在茶肆喝茶呢。龙宿看着年纪不大,没想到记性却已经不大好了。”


道人嘴上说笑着,手上动作不停,一杯香茗已经端端正正的摆在龙宿面前了。


龙宿看着面前的这杯茶,莫名觉得...

《【龙剑】旦暮(三)》

旦暮


龙剑/人间风月事三十题(题主:哟大喜、团二子)


第三章


林下袭素风&云峰千万种


细碎的茶梗在粗制的陶杯里上下翻滚,龙宿看着这杯茶,微皱眉头。


剑子倒是毫不介意,谢过小二之后,端起茶杯作势要饮。举杯至嘴边,却又不饮,微垂了睫毛,悠悠的叹了口气。


龙宿看他这番作为,到好奇起来。只是不等他开口,他对面的白衣道人先开口了。


“这茶……实在无味。”


“哦,剑子何出此言?”


“哈,这茶肆本来就是为游人解渴用的,是个利薄的生意,若是用好茶叶,店主岂不是要倒贴钱?龙宿看起来精明聪慧,如何在这事上糊涂起来?”


龙宿听得他这样说,笑笑也不回...

《【龙剑】旦暮(二)》

旦暮


龙剑/人间风月事三十题(题主:哟大喜、团二子)


第二章


扇挑小桃夭&杯停白马桥


豁然之境的花一向是开的极好的。或许因为这本来便是一处宝地,就算是无人照拂理睬,也能自己红红火火的开起来。


疏楼西风则是完全的不同。


疏楼西风的主人挚爱昙花的华丽与短暂,偌大的院子独种了这一种花。昙花盛开时自然是极其好看的,可平常时候难免单调无聊。


这时候,疏楼西风的主人便会想起他隔壁的豁然之境来。豁然之境虽然寒酸小气些,可是春有桃,秋有桂,冬有梅。


什么?为什么不说夏天?夏天的莲花不是开的极好么?


莲花啊,开的最好的当然是琉璃仙境了。


那一日...

《【龙剑】旦暮(一)》

旦暮


 龙剑/人间风月事三十题(题主:哟大喜、团二子)


第一章


棹点春山行&公子遇多情


——你知道这世间最闲适的事情是什么?


——恩?知己二人,绿蚁红泥,吟风赏月,尽兴而谈。


——还差一点。


——哦?那是什么?


——《论语》说,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所以,好友这是向吾邀约了,


——哈,汝说呢?


——龙宿啊……


十里宫灯,一席烟雨。身着白衣的道人,总会在烟雨朦胧之时,撑一把八十四骨的紫竹伞,走进这恍恍惚惚的灯火中。那把伞像是很旧了,桐油抹的伞面微微泛黄。...

《酒囊饭袋吃书箱》

书单……可是太太跑了(ಥ_ಥ)

楼诚好大一个洞:

都有书单了,还不看书!还不学习嘛!如果更文晚了,一定是我被书海给埋住了!


庒风:



这是墨墨想要的书单。



本不想作此表,我才疏学浅,酒囊饭袋,生怕误人。其实,读书三百本,不如尽悟一真经。



太多,一次写不完,先睡了!逐步更新完善此单。








【山外叫孤鸿】





《英华沉浮录》董桥,海豚出...

《【知乎体】【温赤】哪一个瞬间让你觉得TA是爱你的?(补完)》

哪一个瞬间让你觉得TA是爱你的?

2456条评论 分享

1258条回答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军师。

谢邀。

对于题主这个问题……吾实在是感到意外。爱与不爱,并不是难以划开的界限。当你发觉你爱一个人时,沉沦的已足够深了。这时回头再看,一切的不经意都是他(她)爱的证据。今日酒兴正浓,月色朦胧,不妨再多说些。

自中原回转之后,吾一直在等他。

临走时,百事缠身,吾本可以不去看他的。可是吾的心不允许吾这样做。

豁尽全力使出剑十二,将自己复原的关键交给心内纠结的养女,实在是……痴愚!

看着轮椅上死气沉沉的人,吾心憾之,吾心……痛之。

但却无能为力。

卡密他一直嚷着要复仇。

总司之死传...

《【知乎体】【温赤】错过所爱是一种什么感觉?》

错过所爱是一种什么感觉?

23333条评论 分享

2486回答

神蛊温皇,以诚待人。

关于这个问题,吾有深刻的体会。吾一向自负聪明,蛊毒之术无有出吾右者,剑十二可堪剑道顶峰。

少年时游历江湖,惯爱笑世人痴惘,七情六欲,万种束缚。苗疆三杰的情谊吾心珍之,却还是少了点什么。

巫教覆灭,吾带回凤蝶。交待还珠楼诸多事宜后,退隐神蛊峰。之后几年,乐享山水。西剑流之乱伊始,吾暗中打探,知晓西剑流军师大名。

云十方之事使得俏如来亲上神蛊峰,吾借机出世,算筹布局,引的赤羽入局。

西剑流的军师当真是个不错的对手。西剑流的军师当真是可爱。

赤羽此人,外冷内热,善于操控自己的情绪从而迷惑对手,外人...

《【意绮】十二夜(三)》


意绮

——你带来了什么?

——一把剑。

——这并不稀奇,江湖中最不缺的就是刀剑。

——春秋阙,这把剑的名字。

——绝代剑宿?

——然也。

——倒也趣味,你想要的是什么?

——你先听我讲完一个故事。

意琦行是不喜欢雨天的。那些绵密的雨丝,阴沉的天空,甚至是铺面而来的湿润的空气都让他感到无比的厌烦。

战云界是无雨的。

但现在这一切都是如此的无关紧要,他眼前有比下雨更为头疼的存在。

那是一个人,横亘在他的脚边阻挡着他前进的步伐。

那一个少年,白发异瞳。

修长柔软的身体爬伏在雨水中,身上的白衣已被泥水污浊的看不清原本的面目。

任何铁石心肠的人都不会再无动于衷下去。...

《【温赤/微梁莫】岁月忽已暮(修改版)》

   温赤六周年贺文

八月末,我踩着盛夏的尾巴踏进了大学的校门。

轰轰烈烈的六月随着火车的摇晃驶进了堆砌的试卷与摇曳的酒杯中。

我看着道路俩旁的树木,在心中打量计算着这埋葬我四年光阴的地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神田学长,高大英俊的异国男人总是格外的令人着迷。

更何况他还是如此的热情。

开学的第一天,我把旅游时买来的廉价风铃挂在阳台上,风吹的它们叮咚作响,出乎意料的好听。

因对着神田学长的一点执念,我多方打听终于明白了学校里的几大派系。

我要加入西剑流,我曾在寝室里指天发誓。

她们都笑,你是日籍交换生么?

更何况神田学长有衣川紫学姐。

世事无常,我最终入了...

《【苍俏】如是我观》

被新剧图解逼出来的糖……我不看这周新剧攒着下周看……


杳杳的钟声缓缓地飘荡进清晨的薄雾中,顺着薄雾送往不可知的远方。

有一些人向着钟声走来,口诵佛语。

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如果这也算得上佛语。

穿着白僧袍的青年追随在后,兜帽遮蔽看不清面貌,间隙只露出白发。

霜雪般的发。

又有人来皈依大智慧了。

有人欣叹道。

紫发紫裘的人不答,眼中只是一片的虚无。

喂,你在想什么?

无。

那今日大智慧叫你到光明殿干什么?

叫我思索……空?

紫衣人答着,语带疑惑。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穿着白僧袍的青年已经走到他面前,顿了顿,又说,空即无分别心...

《【苍俏】 铸情》

纷纷扬扬的大雪遮盖了原本苍翠的山,举目四望,一片惨白,一片苍凉。

一座古刹,静静的卧据在这一片白茫茫中。青黛色的瓦片早已被大雪覆盖,只剩下斑驳的朱墙依旧不改本色。

初心难改。就像父亲。

“精忠,从此你便跟着禅海大师好好修习佛法。”

“是,父亲。”

不过六岁孩童,懂得已然太多。史艳文不忍,却不得不舍。

大门关上的一刹那,史精忠回头去看,一身白衣的父亲几乎要融在这大雪中,融在这天地中。史家人的宿命。

“俏如来,你的法号为俏如来。”禅海大师这样对他说。

山中的岁月的流逝静止却又飞速。不过是春来秋去,转眼已是一年光景。

俏如来依旧在修行,带着他的聪慧,带着他的红尘。

“我可允你...

《看剧随记》

温皇与默苍离谁比较狠?感觉是擦擦。温皇本来就是一个无情的人啊,之前不觉得到九龙变的时候完全显示出来了。虽然萌温赤,但是感觉要是赤羽没有达到他的要求的话分分钟玩儿死呀就和酆都月,百里潇湘一样的结局。讲真要不是他养了凤蝶这么久哪里会救凤蝶。所以他做的一切就是他的本性。擦擦呢……其实很重情,但是太坚持自己的理想了,虽然他一直强调墨家矩子这一责任但感觉也是有气无力。这么想的话,才感觉他为什么调教俏如来无情,他感觉俏如来的有情有时候会害死一些人吧。还有对着杏花君出手的擦擦简直将自己逼到极致了,叫杏花的时候完全听得到颤音!擦擦和目小比起来简直活得太累了。智者无情他也算做到极致了。

© 知我春秋/Powered by LOFTER